• 胡塞尔初印象

    2010-10-20 /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somewhere-logs/79866801.html

    让我这个毫无哲学基础的人开学就读原著已经是很郁闷的事了,然后还读的是逻辑研究,最要命的是老师什么也没铺垫就直接开始读第五研究。叫我这个对形而上学的认识还停留在马克思阶段的人情何以堪。

     

    后来学到现象学的观念——胡塞尔对现象学初学者的讲座,才又模模糊糊摸了点门道。虽然被老师毫不客气地鄙视了一番,觉得我们竟然读了逻辑研究还不知道现象学到底是什么。情何以堪N次方……

     

    什么是现象学?老师说上完现象学的观念还说不清楚现象学就是失败的。我想我真的很失败。可是现象学要能那么容易说清楚就不会成为现代西方哲学的主流了,还让那么多人热血沸腾。现象学,在我看来,不外乎就是关于现象的学问。而现象,在胡塞尔那里,是美妙的,神秘的,令人着迷的。普遍意义上的认识论把现象与本质区分开,康德预设了物自体,认为物自体是人类永远无法企及的目标。马克思说,现象反映本质,现象能够被感知,而本质可以被认识。而胡塞尔更绝,他悬搁了物,也就是说,不管物存不存在,我们需要认识的是现象。于是他研究现象。

     

    现象的认识如何可能?首先要排除超越观念。超越就是对物自体的预设。按照康德的说法,我们似乎是在伸手去拿一个永远拿不到的石头。而胡塞尔不管这个石头。石头这个东西到底是什么,无所谓,有所谓的是我们对石头的认识,亦即是石头的现象。

     

    现象学的路径似乎是这样的,从现象出发,直观到本质直观,然后是构建,最后回到现象本身。我们对现象的直观,得到素材,构建出了现象本身。直观是目视,耳闻,鼻嗅,舌味,体触,感觉素材经由我们自己重构出了现象,我们以为那是本质,其实现象就是本质,本质就是现象本身。颇有佛学中讲眼耳口鼻舌身意的味道。

     

    其实我觉得,最后一步不是回到现象本身,而应当是回归自我。自我通过直观获得感觉素材,或说体验,然后对感觉素材的重构,获得对现象本身的体验,其实这体验也还是一种超越,现象学不应当是关于超越的学问,应当是关于内在的,这内在,就是自我,自我才应当是胡塞尔反思的目的,最终要到达的目标。

     

    反思。其实我就理解为宗教中的忏悔。哲学与神学其实殊途同归。

    分享到: